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才招聘 >

男子斗殴刺伤人后潜逃21年

  让李某没有想到的是,当他被山东荣成警方抓获后被押解到了吉林市,海纳城招聘网他才知道“这些年的逃亡压根就是不值”。他总结说,自己是为了一个不算铁的发小去打架,闹得以为出了人命开始逃亡,从此改变了自己原本安逸的人生轨迹。颠沛流离的逃亡,不敢回家、不敢有家、不敢有爱,数度出生入死,受了很多罪,最后却得知当年那人并没有死。从21岁的小伙,就这么成了一位中年大叔,“感觉整个人生就是一场闹剧,我就是个傻×。”
 
  李某说,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入狱之前见见家人,他真的很想他们;最憧憬的是有朝一日能有一个家。
 
  新文化记者了解到,当年事发之后,疯子、小胖等人均被警方分别控制。其后,疯子被判处死刑,执行了枪决;小胖被判刑入狱,后因病死于狱中;小胖的弟弟被判入狱2年,早已释放。李某目前已被刑拘,等待法律的判决。
 
  今年7月12日下午,吉林市公安局龙潭分局民警将李某从山东押解回吉林市,李某一路上显得很平静,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中,起着怎么样的波澜。人生如梦,用来形容他最是贴切不过。
 
  在讯问室内,穿着一件休闲T恤、一条牛仔裤的李某并没有太过拘束,反而有些放松。慢慢地,他的思绪回到了1995年的那个夏天。
 
  那个时候,是晚上7点多钟,天还没有黑透,一切显得很安静,他甚至还记得,当时他正在看《新闻联播》。忽然,有人急促的敲门。来者是他朋友小胖的弟弟,只说了一句话:“我哥让人攮了,你快去吧!”。
 
  李某说,那个时候他21岁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“出了名的,像傻子似的,谁叫打仗都去。”闻听此事后,从父亲的工具箱里取出一长一短两把尖刀,和小胖的弟弟一起冲出了门。
 
  那时,他打死都不会想到,此番冲出家门,竟改变了他日后的生活。
 
  小胖在舞厅和人吵了起来,双方动了手,小胖被人用刀扎伤。“其实就是一时冲动,就是‘虎’。我和小胖关系也没有那么铁。”李某说,他家早先在通化辉南,后来搬到吉林市,住的还都不远。小胖、疯子(李某朋友)和他家的情况是一样的,所以感情就格外特殊。
 
  “虽说是发小,但平时接触并不多。但人家来找了,我也不好拒绝。”李某说,到了医院后,疯子已经到了,小胖也包扎完了,头上缠着纱布,身上挺多血。4个人商量了一下,决定到歌厅去“找回场子”。出发前,李某觉得小胖的弟弟年龄太小,就让他回家了。于是他们3人出发了,一路上,3人商量着去要医药费,不行就揍对方一顿出出气,李某还分了一把刀给疯子。
 
  李某记得,那个舞厅位于江北的文化宫2楼,那是他第二次进去。因为收入不高,他并不愿意出入这种地方。到了后,小胖指着一个体态略胖的男子说就是他,李某仔细看了一下,对方是一个二三十岁的男子,身高1.68米左右,剃着平头,气势上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,同意一起去胡同里“唠唠”。
 
  “我带的刀有点长,一半放在裤兜里,另一半藏在袖口里,所以不太敢走快,怕伤到自己。”李某说,当时的场面时常浮现在他脑海里:小胖走在最前面,“平头男”紧随其后,他和疯子走在后面,夏日的喧嚣与霓虹灯的光彩辉映着幽明昏暗的胡同,一切都像荧屏中的画面。走了没几步,舞厅中又出来一群人,同样进了胡同。李某也分不清他们是哪一伙儿的,只记得有个红衣男子随手拾起一块板砖。“可别把人打坏了啊,”李某心里愈发紧张,尽管不认识对方,还是叮嘱了一句。
 
  之后,就跟电影《古惑仔》有些镜头相似了,有人在打,有人在跑,有人在叫骂,有人在痛苦哀嚎。李某说他脑海几乎是空白了,紧张且害怕,只是胡乱得挥舞着刀,让别人不敢靠近。忽然间,他发现找不到小胖和疯子了,但是他发现“平头男”就在他不远处,于是他举刀便刺向其腹部,将其刺倒在地。
 
  随后,李某继续寻找小胖和疯子,在胡同口碰见了,便向西跑。途中,李某说自己刺伤了“平头男”,还问小胖和疯子有没有伤人。两人没有言语,疯子将短刀还给李某,小胖称他的刀不见了。三人随后分头逃跑。
 
  回到家,李某将2把刀放回到柜里时,发现他借给疯子的短刀上有血迹。联想到当时疯子没说话,李某感觉不妙,当晚没敢在家住,跑到同学家借宿了一宿。第二天,他虽然去上班了,但晚上仍没敢回家,又到同学家借宿。第三天,听到风声说警方正在找他,便和家人谎称要去永吉县相亲,离开了吉林市。
 
  “事实上,李某所刺倒的‘平头男’并未死亡,只是重伤。”吉林市公安局龙潭分局土城子派出所民警蔡贺介绍,事情的真实经过是这样的:
 
  当天晚上,小胖的弟弟在舞厅内调戏一名姑娘,对方的亲属和“平头男”上前动手,小胖在争斗中被砍伤。其后,李某等人赶来约架,还将“平头男”刺倒,但是他不知道,前方有一名民兵,为了防止事态扩大抱住了疯子,疯子不明就里,挥刀将民兵刺伤,后经抢救无效死亡。“平头男”在被李某刺倒前,已被疯子和小胖分别砍了一刀,不过他虽然中了3刀,却并未死亡。
 
  事情的真实经过,是李某被押解回吉林市之后才知道的。此前,他得到的消息是有人被他杀死了,赶紧“跑路”吧。于是,这些年他躲躲藏藏,胆战心惊的逃亡着。
 
  最初,李某逃到了永吉县,然后到了桦甸市亲属家,觉得还是不保险,又去了长春、哈尔滨、齐齐哈尔等多个地方,四处躲藏。开始,他像一只鸟一样,不敢长时间落地,后来疲倦了,而且身上的钱也花差不多了,就去了通化辉南老家躲避了一阵。住了20多天后,闻听警方可能会来搜寻他,就又去了大连。这次,他借用了一个身份证找了一份工作,负责开车,一连干了5年。
 
  李某经人介绍当了一名水手,随着渔船出海捕鱼。这是一份风险很高的工作,很累且很危险。“遇到了大风浪,甲板上根本站不稳,很可能就会翻到海里去,谁都没法救你,因为谁下去救你谁也得完。”李某说,他亲眼看到的或者听到的,就有十几名水手被海浪吞没的。
 
  另外,让李某难以忍受的是在海上吃的东西。“海上没有啥吃的,主要就是吃鱼。偏偏我最讨厌的就是吃鱼,吃的够够的,估计这辈子都不会主动想吃鱼了。而且,经常好多天都没有水果吃。”
 
  尽管在生死边缘徘徊了无数次,虽然很危险,但李某仍是坚持着这份工作。当然,他会过一段时间换一下船只,因为他觉得这样不容易被警方抓到。“其实只有在海上,我才能睡得安稳。”
 
  这些年,李某也处过两个对象,但是都没有长久的。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情况,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,有一个安稳的家。这样,无论他和谁在一起,都体会不到家的感觉。甚至连两个人之间的感情,也没有爱情的因素——“啥爱不爱的,就是在一起过日子罢了。”
 
  “这次被抓其实挺好的。之前,除了在大海深处,每天都提心吊胆,心里没根没底的,那种滋味真难熬啊。”李某说,除非必须,否则他不敢轻易出门,偶尔在街上遇到警察,心里就会高度紧张,尽快离开警察的视线范围。即便是在家里睡觉,如果听到外面有警笛声,他也会瞬间惊醒,心里一阵突突。“这些年一直饱受着煎熬,生不如死啊!”李某说。

本文来源:海纳城招聘网http://www.hnczp.com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6-07-16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